投资 干货 消费 评论 学院 滚动
风投 科技 创业 业内 要闻
瑞幸咖啡的闹剧刚刚开始 正上演“最后的疯狂”
发布日期: 2020-06-28 16:34:29 来源: PingWest品玩

在各类影视作品中经常出现这样的桥段:那些一度飞扬跋扈的犯罪集团,在骗局败露后各怀鬼胎地彼此陷害。现在,一场同样“精彩”的戏份正在现实中实时上演。主角就是瑞幸咖啡的陆正耀和他的董事们。

6月26日晚,瑞幸咖啡提交的公告称,它将放弃一个月前提起的对纳斯达克退市决定召开听证会的提议。这也就意味着,瑞幸接受在6月29日开盘时彻底暂停交易的处罚,而由于29日为周一,这家公司的公开交易在6月26日收盘后正式结束。

仅仅一个月,瑞幸就从要求听证到放弃听证,并且丝毫看不出它曾认真准备过这场不存在的听证会。瑞幸就这样儿戏般结束了自己的上市身份。不过这场闹剧放在瑞幸身上根本不足为奇,一方面瑞幸造假证据确凿、情节恶劣,退市早已注定。另一方面,公司的大股东们最近根本无暇顾及什么听证会,在公司即将成为资本市场上一个臭名昭著的笑话时,他们正忙着彼此拆台,从而让自己看起来尽可能“体面”一点。

就在撤销听证会的告示发布之后,6月27日凌晨瑞幸又在SEC提交了一份神奇的公告:董事会的多数成员提议在7月2日举行董事会,罢免董事长陆正耀。同时,董事会的多数成员也建议在另一场即将举行的股东会上,股东们应投票反对罢免独立调查组负责人邵孝恒。

这是对此前由陆正耀签发的提议的回应。

此前,在6月19日发布的一份未提交给SEC的公告中,瑞幸的大股东之一、由陆正耀控制的家族基金Haode Investment发起提议,要求7月5日举行临时股东大会,讨论罢免陆正耀、黎辉、刘二海和邵孝恒四名董事,并增补新董事。

自己提议罢免自己,陆正耀葫芦里卖的什么酒?27日凌晨瑞幸股东们的这份公告基本给出了答案:陆正耀想要阻碍正在进行的独立调查。而且,这份公告中几乎直接公布了独立调查最重要的一个结论——公告称,罢免陆正耀的提议是基于独立调查委员会发现的证据以及对陆正耀配合调查程度的评估作出。言下之意,已有的证据指向陆正耀在造假中责任重大,而且陆正耀不配合调查。

这一来一回的“陆正耀vs铁三角另外两角”的斗争,看起来是一场争夺公司控制权的闹剧,但事实上,他们之中目前根本没人在乎谁能继承那些高档咖啡机和即将带来各种诉讼的咖啡券们,这些人抢的的是对这次“独立调查”的控制权。

瑞幸最初的“自曝”来自这个独立调查组的初步发现。但随着退市成为事实,瑞幸最初想要通过这场调查来保留上市公司身份的企图落空。而同时进行的中美两国监管部门对瑞幸的调查,虽然已经有了跨境监管合作上的突破,但想要快速顺利推进,难度依然不小。在此背景下,这个越来越没什么独立性可言的“独立调查”,就变成身陷瑞幸丑闻中的各方人士唯一可以操控的“稻草”。

对于陆正耀,他的唯一目的就是让自己在这个调查的结果中看起来更加无辜。我们可以回顾一下陆正耀在造假败露后的一系列举动:在首次公布调查结论时,陆正耀先选择拿几个心腹高管祭天,先是COO刘剑,后是CEO钱治亚。同时,他还看似委屈地向员工喊话,要大家元气满满,发誓自己是相信瑞幸商业模式的天真梦想家。

与此同时,在发现外界看破了两个高管的“替罪羊”身份后,他开始着手对董事会进行重组。几乎没参与过什么公司管理的外籍CFO托马斯-麦耶以及上任不足3个月的独董濮天若纷纷“主动”离职,由陆正耀提名的两名新人补进。新CEO由陆正耀老部下郭谨一担任。这一次的股东大会,陆正耀控制的Haode又提名两面新的董事人选。

这一系列操作原本让陆正耀可以在控制董事会上高枕无忧。但随着瑞幸股价大跌,当初无限风光时被陆正耀玩的炉火纯青的财技,现在充满讽刺地反而成为压死他的最后稻草。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由于质押的股份在全部出售后依然无法弥补抵押贷款的漏洞,瑞信牵头的多家银行在英属维尔京群岛将陆正耀与钱治亚旗告上法庭。法院将在7月6日决定是否对两人名下所有瑞幸股份清算。目前看来,清算基本逃不掉。而一旦清算,失去这些股份的陆正耀,也将失去其中附带的董事会的投票权,眼看也就要失去对独立调查的影响力。所以,陆正耀急于在判决前一天召开临时股东会,希望把最大的阻力黎辉和刘二海剔除,并且通过允诺对邵孝恒永远免责来换掉邵孝恒。

而对于黎辉和刘二海,瑞幸造假已经成为他们投资人生涯抹不去的标签,大钲的新晋募资已经出现问题,而刘二海的愉悦资本干脆还套在里面。两人都希望独立调查的结果可以尽可能弱化他们的参与度,似乎认为外界会相信他们只是财务投资人,而忘掉在瑞幸风光无限时两人说过的那些如何深度参与瑞幸创业的故事。

而从最新的公告来看,如果表述属实,“董事会成员的大多数”已经站在了黎辉和刘二海这边,看起来陆正耀的一系列操作并没有起效。

瑞幸如今已经结束交易,但一场荒谬的各怀鬼胎的闹剧却刚刚开始。